•   

    黄色废物

      

    黄色废物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椒图,是YYS大学一年级新生。我们班主任叫荒川,虽然不年轻但是他特!别!帅!腰特别细还有腹肌那种!第一次进教室的时候我眼睛都直了高三天天复习几乎不睡觉考大学果然不亏啊!而且虽然荒川老师看着有点凶但是对女生超级温柔的!妈妈这有老师撩我!!!

      woc我最喜欢的老师居然是弯的?!这信息量有点大我得消化消化wdm[不想接受现实.jpg]

      至于当着学生的面往荒川老师手上套戒指这种事我觉得说出来会被大天狗教授和荒川老师一起打死还是不要说比较好。

      只是当他意识到时,他的行程已经不在空余,他甚至没有那么一小会,去对那个神出鬼没的家伙说一句我喜欢你。而现在,他有了用不完的时间,却早已没了机会。

      弗里斯克留在了怪物们身边,他终于有了用不完的时间,可以静静的观察每一个人的作息,生活。虽说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但有一件事他始终觉得有点遗憾。

      屋子里还是让他感到温馨,托丽尔坐在窗边的椅子上看着书。弗里斯克看了一会,她仍然没有把书翻动哪怕一页,眼珠也不曾动过一下,显然还没有从阴影中走出来。他想开口安慰一下她,发出的声音却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能听见。

      弗里斯克站在马路上,有人从他身边撞过去,也许是赶时间的上班族,很快跑开了。留下一句“走路看着点啊小伙子”。他才知道自己真的可以显露身形了,一如他下葬那天明媚的阳光还是穿过了他的身体,没留下一点影子。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埋入地下的,地上的声音渐渐散去,再度静得连鸟鸣都能传入地下时,弗里斯克也刚好掌握了如何控制新的身体,或者说灵魂。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灵魂没有像是怪物们陨落一样化为尘埃,艾菲斯的实验报告里有不少“决心”“灵魂”一类的字眼,可惜他并没有认真看,便索性不想了。

      他从窗户离开了家,杉斯和帕派瑞斯和他们住的很近,出门再走上几条马路就能到达。屋子里难得的没什么声音,袜子还是堆的到处都是,高高的洗碗台是少不了的特色。帕派瑞斯坐在沙发上,情绪低沉。杉斯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stay strong,bro.”

      那是圣诞节,天空很配合的下起了雪,在黑色的街灯上积起来。广场中心竖着巨大而华丽的圣诞树,下方堆满了写着名字的礼物,让他觉得像是回到了雪镇。行人穿的严严实实的,拉着孩子或是丈夫有说有笑。弗里斯克并感觉不到冷,他看到所有人都聚集在托丽尔家里,以前他也和他们坐在一起,那个位置还是空的,所有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坐下也没有提起。于是他坐在他的位置上,看到托丽尔在阿斯格尔坐到她身边时皱了一下眉头,但没有起身就走,不知是因为今天是圣诞节还是接受了他的道歉。毛茸茸的好好先生喜出望外又不知所措,搓着一双大手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让他都笑出了声。

      他从棺材里坐起来,转过头看了看还躺在棺材里的“弗里斯克”,脸色发白、嘴唇渐渐变了颜色,或许过个几天还会出现尸斑、慢慢腐烂。注视自己尸体的感觉太过奇怪,好在棺材埋的不深,他轻易的爬上了地面。

      “SANS!我很抱歉安黛因她.....”帕派瑞斯的脑袋从厨房里探出来,声音在看到弗里斯克时戛然而止。

      忽然一个番茄从厨房里飞出来,也许是安黛因用了太大的力气,它直直的飞了出来朝杉斯的方向飞去。弗里斯克的身体迅速的做出了反应,大脑甚至没有思考就稳稳的接住了那颗西红柿。

      他的第一个祭日,弗里斯克坐在墓碑上,来送花的人比起葬礼时少了很多。他们放下花朵,无言的站上一会后离去。更早一些的是安黛因和帕派瑞斯他们,两个人对着他滔滔不绝的说了半天的话,最后转身离去。杉斯是最后来的,在他失落的怀疑杉斯是不是根本懒得来的时候。他没有带花,还是穿着连帽外套和短裤,凝视着墓碑站了一会,最终在满满的鲜花旁边放下了一根树枝。

      第二天吃早饭时他听见杉斯对帕派瑞斯说着“bro,我梦到那孩子了,还对我说了些莫名奇妙的话。”他的声音带着笑意和慵懒,恍惚有些怀念。帕派瑞斯惊喜的欢呼一声,开始问起了细节,杉斯带着笑说我怎么记得清楚,又引来弟弟的一阵不满。弗里斯克愣住了。

      所以他总是跟着杉斯,看着他去快餐店,听他说双关,看他一个人仰望星空。或许是习惯了失去的缘故,杉斯接受事实的速度比他预想的快很多,这让弗里斯克有点郁闷。渐渐地,他看着帕派瑞斯慢慢振作起来,看着安黛因重新拿起长矛,看着托丽尔终于被杉斯的笑话逗出了笑声——她是最晚走出来的。因为自己在她心中的位置,弗里斯克是知道的。

      弗里斯克深知自己突然出现会带来怎么样的影响,好在他仍能靠自己的意愿控制隐去身形。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的日常一成不变,他倒也不觉得无聊,凑在托丽尔身边看看书,去看看艾菲斯喜欢的新动漫,或是只是发一整天的呆,他有太多的事可做了。

      所以这件事最终以大天狗教授在全班震惊的目光下把荒川老师按着亲了一口结束了。哦这突如其来的一口狗粮。不过荒川老师眼睛都红了好可爱啊!(我大概是个变态orz)

      弗里斯克愣了一下,他多想冲过去叫住杉斯,跟他说我就在这里,还有我喜欢你。但是他终究只是杉斯越走越远,回到了城市里。

      在一次大换血中幼时重置的能力随着那片殷红一起留在发烫的柏油马路上,被不知是谁抹消的干干净净。他倒是没多在意,地面上的危险原本就比地底少的多。

      安黛因和帕派瑞斯在厨房里忙活他们的“圣诞大餐”,肉桂奶油派的香味也随着叮呤咣啷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杉斯坐在沙发的另一边,看着好友镁塔顿在电视上光彩四射的表演。人类可为他的表演着迷了,刚出地面没几天就有了一大票粉丝。

      现在他躺在棺材里,眼里是一望无际的蓝天,间或掠过几只飞鸟。他的余光瞥见身边的人和怪物,他们站在他的周围,目光低垂的安黛因和站在她旁边的帕派瑞斯、不停流着眼泪的托丽尔还有扶着她肩的阿斯格尔,这时她终于少有的接受了前夫的关心——他们会和好如初吗?弗里斯克在心里想着。

      之后他开始偷偷收起杉斯乱扔的袜子,趁无人注意时帮帕派瑞斯调小意面的火焰,或是把托丽尔找不到了的某本书放在书架旁的地板上。

      他发现自己并不畏惧阳光,也可以自由的走动。他一路悠悠的走下山去,和平大使的时间总是排的很紧,他已经忘了自己多久没有像这样走过山间的小路了。可以被路边的野花吸引,可以转头看看蝴蝶或是别的什么昆虫,即便是就地坐下休息也不会有人再催促,他突然觉得死了也不是那么坏。

      可惜的是他仍然不能被看见,能移动触碰的东西范围也十分有限,但这已经足以让弗里斯克欣喜若狂。更让他惊奇的是,也许是体内多多少少留下了“决心”的缘故,每次当他睁开眼睛时,总能发现能触碰的物体变多了。

      弗里斯克有点无措的看着帕派瑞斯震惊的脸,他想过很多种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台词,可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正当他组织语言时,杉斯的声音传过来。

      他走回了托丽尔和他居住的地方,一路上打量着行色匆匆的行人,自已也曾是他们中的一员啊,弗里斯克有点感慨的想。他走到公寓的门口,抬起手敲门时发现手已经穿透了门板,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已经是幽灵了,才苦笑着飘进门去。

      他还看见了沉默着浇花的阿斯格尔,强壮的鱼人脸上少有的不再凶狠,胆小的科学家不断自责着没有救活他,在鱼人的身边一言不发,大明星在停止了演出节目整整一天....

      荒川:(有一句cnm不知道当说不当说).....行行行我同意你先回去好不好。

      还有许多人也来了,叫的出名字的和叫不出名字的男男女女站在一起,带着悲伤的表情看向他。有几个人陆续说了什么,棺材的盖子合上了,他听见葬礼上常有的低沉、缓慢的乐曲,中间夹杂着叹惋和哭声。

      然后他就开始问荒川老师奇怪的问题,我还真担心荒川老师会不会一生气把他给打出去....毕竟他那张脸打毁了还是有点可惜的。

      弗里斯克惊讶极了,他看到杉斯揉着眼睛坐起来,眼睛从他的身上扫过去,疑惑的皱了皱眉头又躺了回去。

      pe后当了老师的frisk撞见了同为老师的sans身为Omega的一面←

      于是今天我打算继续盯着荒川老师的脸犯花痴的时候,大天狗教授突然进来了。说到大天狗教授他也在我们系特别出来着,第一,因为大天狗教授那张脸很帅,第二,是因为他审美清奇天天穿得比小混混还非主流(虽然他颜好穿什么都不会太难看就是了)。所以大天狗教授进来的时候又一次亮瞎了我的眼睛,不是我说这颜值和搭配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你就不能和荒川老师学学吗!!

      他看到了自己的坟墓,上面写着墓铭志和他的名字,娟秀的字体不是托丽尔就是艾菲斯写的。阳光正好,弗里斯克展开双手站在山坡上,仍能感受到清风吹过的惬意。坟墓并没有在墓地里,而是在山头上选了一个很好的位置,能隐约看到山下的城镇。他在心里猜是阿斯格尔选的,因为旁边恰好开着一片金色的野花。他低下头,不出他意料的,脚下没有影子。

      某一天正当弗里斯克坐在一边的灶台上,看安黛因教帕派瑞斯新菜式时,他猛的发现自己可以摸得到被扔在一旁的意面纸盒。他飞快的缩回手去,又慢慢的贴上去,拂过纸盒的棱角。他已经快忘记了接触到物体的感觉,自己早已不再跳动的心脏仿佛又回到他的灵魂里,跳动的那么猛烈。

    上一篇:

    下一篇:

    废料
    2019-11-20 07:38
    阅读数 2881
    评论数 1
I'm loading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 中山市柏顺弹簧制造厂 企业信息 k8彩票 PK10牛牛官网 赣州中央空调 快乐赛车走势 大发快三计划 京东彩票平台彩宝彩票平台 大发彩票官网 360彩票